【大地讴歌】陈平 || 和田玉都纪行(外一章)

摘要: 【伊犁锐角】陈 平,汉族,已退休。退休前系新疆兵团史志办处长。2005年被选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新疆兵团民协主席。现为新疆兵团民间文艺家协会名誉主席,兵团作家协会理事。

11-03 05:56 首页 伊犁锐角




和田纪行



和田玉都      图片来自网络


(一)神壶碧水


新疆人把河流的出山口叫龙口。这次去和田乌鲁瓦提水电工程办公楼,看到美国人造地球卫星拍摄的和田地图,山川河流,大漠绿洲,准确、形象、逼真。


我击掌叫绝:上了太空看地球,才知道地上真的有

你看,的身躯在巨大的昆仑山脉盘旋缠绕,扭动壮大,探出头来一张口,一道清流滚滚而来,滋养着万顷生命的绿洲。

巡天遥望一千河。航天飞机看到的地球,有两块巨大的烫伤般的疮疤:撒哈拉大沙漠和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南部,我凝望着地图上的和田,一种危机感涌上心头:我们的生存空间太狭小了:死亡之海人踪稀少,昆仑山脉群峰密布,人类繁衍在狭小的河流所到之处。没有水,人类无法生存。

地图上的乌鲁瓦提水库,是万山丛中巨龙衔着的一枚胡芦状的碧玉。啊!悬壶济世!伟大的父亲的神壶碧水是人类生存繁衍的希望。


乌鲁瓦提水库


和田维吾尔老百姓传说,和田河由玉龙喀什河和喀拉喀什河汇成;一个是母亲河,出白玉;一个是父亲河,出墨玉。乌鲁瓦提维语意为伟大的父亲,原是一座大坂的名字,是喀拉喀什河源头山峰之一。现在是这座气魄宏伟的水利枢纽工程的名字。维吾尔人的形象思维十分丰富,把冰峰河流比作父亲”“母亲,非常贴切生动,充满了人类对大自然的感激之情。

登上水库大坝,纵目望去,昆仑群峰聚,高峡出平湖。水波倒影,石崖青灰,横向层叠着风化石纹,如洪荒老人的万载愁眉。那水如大海深蓝,在骄阳下闪烁着蓝宝石的灵光,使人想起爷爷怀中胖孙儿的清亮旡邪的大眼睛。横空出世,茫昆仑,阅尽人间春色。人们筑起一道长428米、高135米的大坝,横断峡谷,引来春色换人间。那宏伟的建筑,精美的设计,集蓄水、灌溉、发电、旅游为一体的效益,誉之为昆仑小三峡当之无愧。

往事溯百 年。190011月,著名的地理学家探险家斯坦因,由印度入境到和田,考察和田河的两大支流。他溯河而上到达乌鲁瓦提大坂。雄伟壮丽的冰川、河流、山脉,淳厚朴实的民风,给他留下难忘印象。西方人也因他的探险知道了和田玉、和田河,而且他的日记中有一段乌鲁瓦提大坂月夜的精彩描绘:月光皎洁,雪峰剔透,万籁俱寂,冰河玉带。百年之后,此公如果健在,旧地重游,一定会惊呼沧桑巨变,换了人间!


我们乘坐豪华游艇犁出万顷碧浪。陪同我们的退休的水利局长陈锭锋介绍说,大家在人造卫星拍摄的地图照片看到了,喀拉喀什河全长600公里,其中500多公里在山区,年泾流21亿多立方米。大部分集中在洪水期,没水旱灾,有水洪灾。

 

和田人民世世代代盼望父亲河的慈爱。1995年,乌鲁瓦提工程启动。经过七年艰苦施工,终于完成这座昆仑山中最大的水利工程。蓄水可达3亿多立方米,发电6万千瓦,满足和田地区用电需要。同时,这里成了新的旅游胜地:水深可达百米,水面宽五六公里,长二十多公里,高峡出平湖,冰川遥相映。

 


溯水而上可达风景幽美的山区牧场,昆仑深处,别有洞天;水草肥美,牛羊硕壮。距这里上游七十多公里处的深山里,有两个牧民村,一千多人口。自古以来,他们顺河滩出山与外界往来。大坝建成蓄水将淹没河道。为了山区牧民的利益,专门开凿了一条山路,投资750多万元。老陈说,秋天你们来就好了,水面宽阔,山腰上挂着的那条路上,一望无尽的转场的羊群。水蓝崖青,羊群如脂玉横串,倒影如幻,美景这边独好。

老陈是乌鲁瓦提工程的建设者。他叫陈锭锋,上海人,1963年慷慨高歌告别黄浦江,支边进新疆。1968年塔里木农垦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和田垦区47团工作,一干三十多年。后任水利局长参加乌鲁瓦提工程建设。他又黑又瘦,两鬓飞霜,乡音未改,一口上海普通话。他动情地说三十多年真正享受探亲假回上海只有两次,对孩子我是不称职的父亲;对高堂我是不孝之子。

是啊,正是无数不称职的父亲的无私奉献,才能把伟大的父亲的慈爱存储在昆仑山中,惠泽百万生灵!

图片来自网络


(二)神奇红枣

几年前,我从和田乘汽车西行。出墨玉县只见车窗外平沙莽莽黄入天,苍穹无飞鸟,地上无人迹。死寂荒凉,人过不回头。民谣和田人民苦,一天半斤土,白天吃不够,晚上还要补。遥望苍天:何时才能不吃这半斤土!

这次再来惊呼巨变!我登上制管厂高大的龙门吊车远眺:楼房崛起,道路平坦,输电高塔,纵横有序,宽阔的防渗渠从天边划一道优美的弧线,引来清泉润荒原。有水有绿人气旺,饭店商店宾馆等,招牌在望。到新开荒地看看,宏大的果品基地己现雏型。数千亩枣苗嫩绿摇曵,仿佛已闻到红枣的清香。

和田的太阳格外热情,因为太阳从万里昆仑露出眉目见到的第一个绿洲是和田;和田的水格外滋养人和树,因为那是雪水融化浸泡过玉石的清流;和田的土壤种什么都神长,闻名遐迩的法桐王、核桃王、无花果王,谁见了都会被树木的神奇所感动。

 

和田皮山的红枣,获中国农业博览会两亇金奖一个银奖。那枣秋天成熟不忙采摘,冬天叶子脱尽,红枣被糖胶粘在树枝上,雪白枣红,别有风味。取一枚粘乎乎的冬枣尝尝,香甜满口,枣肉蜜软,令人叫绝。皮墨垦区将成为全国最大的优质枣生产基地。一天一把枣,终身不显老,全疆的百岁老人和田最多。奥秘其实简单,他们常吃核桃、杏子、无花果、葡萄、桑椹、石榴、红枣,那一样不馋人不养人!皮墨垦区建成之日,半斤土终会变成一把枣

先进科学技术创造大漠神奇。新开耕地只见枣树苗不见渠道,输水管道埋在地底下,电脑调控,滴水灌溉。原始地貌上,红柳丛中种大芸,红柳丘间枣苗绿。地下管道引来喀拉喀什河的清泉,滋润着万顷枣树果树苗。几天前,和田七县一市组织县乡领干部们参观皮墨垦区。他们看到直径两米的管道铺施地下,滴灌技术把不毛之地变成生机勃勃的绿林,新的居民点砖房整齐美观,人气沛然,果品加工厂破土动工,人们欢呼这才叫大开发!这里展示着人类最终战胜沙漠的希望。




(三)吐尔地阿吉庄院

当这座庄院居高临下映入眼帘时,我仿佛看到穿着汉族服装的维吾尔老人在俯瞰着我。他历尽沧桑皮肉枯尽仅余峥骨,但那一股大胆学习汉文化的豪气犹在,那历经百年风波处变不惊的大家气派犹在。难怪一百多年来方圆百里的维吾尔老百姓景仰和怀念这座庄院。

面包车停在几株苍劲古老的大柳树下,抬头望去,高台上一座古老的中原风格的庄院:回廊抱厦,挑檐飞斗,四方规正,.门庭巍然。门悬一匾自治区文物保护建筑。门两边是又长又高的方格雕花木窗,如果在木结构上铺上黄澄澄的条瓦,梁柱刷上红漆,活脱脱一座《红楼梦》中的贵族庄院。如果在陕西平遥见到这样的庄院,你会感到很平常,但是在和田在伊斯兰文化的穆斯林聚居地,见到它你会大吃一惊的。

和田是新疆的偏僻之地,皮山县是和田的偏僻之地,皮山农场又是皮山县的偏僻之地,贵族庄院就在偏僻之地。因为,这里是吐尔地阿吉的故乡,维吾尔人是非常热爱家乡的民族。

当地维吾尔老乡说,一百三十多年前的清光绪年间,左宗棠击灭阿古柏收复新疆。新疆与内地的商业交往又活跃起来。皮山县商人吐尔地阿吉到甘肃陕西经商。那年月经商之苦难以想像。运输工具是沙漠之舟骆驼,日行五六十里,要走民丰若羌至敦煌,穿过阿尔金山,再穿河西走廊到兰州,走得顺也得一两个月。路途尽是沙海、碱滩、无人区,更不必说炎夏酷暑沙暴狂风。

 

吐尔地阿吉把玉石、干果、皮毛贩往陕甘,把布匹、茶叶、瓷器等运回和田。他不但善于经商而且善于学习。他花费万两白银,从陕西请来汉族工匠,由他设计建造一座汉维文化合壁的庄院。我们现在看到建筑仅为原庄院的三分之一,但已经使人惊奇了。

 

据当地老人说,庄院前有大水池,后有大果园,桃杏核桃无花果繁盛一时。主体建筑为汉族建筑风格,进大门有正房厢房天井,雕梁画栋,壁上有《古兰经》文,有维吾尔人喜欢的又长又宽的土炕。仔细看那残余的室内壁画,有莲花、牡丹、花篮等,透出浓郁汉文化的气息;而其间又有可兰的图饰和古阿拉伯文的图纹,表明主人是虔诚的穆斯林。

 

当年吐尔地阿吉庄院轰动和田,那时没有电影没有照片,没有人知道汉族人住的房子什么样儿,吐尔地阿吉把汉人的庄院搬至皮山来了!人们骑着毛驴赶着大车纷纷参观庄院,被汉文化的精美的建筑赞叹不已。而且这种感情世代相传一直保留至今。

我抚着粗壮的立柱,徘徊廊下,端祥着保存完整的棱形格子木窗:一百三十年岁月流逝,油漆落尽,豪华落尽,风骨犹存。汉族工匠的高超技艺,所用木料的精良,令人赞尝。而更令人赞叹的是吐尔地阿吉努力学习汉族文化、把两种文化融和起来的大胆探索精神。

我走向面包车时,一位花白胡子的维吾尔老人走近了我。他注意到我用维吾尔语与人交谈。他以为我是高级干部的随行人员。他说,请你向领导反映一下,这水池干涸了许多年了,那几棵老柳树快渴死了,那是神树呀!能不能把水池修好,把房子维修一下。你看,太阳把木头晒裂了……我点点头说,你是吐尔地阿吉的亲属吗?他摇摇头说,我不是,吐尔地阿吉是我爷爷的同乡。
汽车启动了。回望古宅古树:吐尔地阿吉庄园启发我们什麽······

 

 


南疆三市纪行

 


2017.8.19星期日、阴、微雨

昨日飞抵阿克苏至阿拉尔市。


图片来自网络


阴天,小雨,凉爽;水静,沙睡,草幽。出宾馆南行数武,临塔河岸边。无晨光之微曦,有雨点之激灵。洪水已逝,河湾清潭。衔乌云,枕银沙,眸无邪。红柳懒梳妆,任红穗流苏;芦苇挺箭叶,把翠枝虹绕。四望无人影,空印小道足迹。桥头遥望,小车急去无声。老友荣华,勒铭《上海支青纪念碑》;耀邦题词,脑海突兀立托峰。忆往昔,四万五千上海支青聚集塔河两岸,平沙丘,挖大渠,红柳胡杨为柴,盐水煮豆为菜,豪气尽在《好儿男志在四方》歌中。

 

一曲唱罢,千里沃野变良田。激情已随少年去,往事何处话温凉。思绪万千,须静处梳理;漫步塔河,有故事涌动。桥头静立一人,忽举手招呼。疾行几步,副市长廖肇羽。人生何处不相逢!问之,答候客人去塔南。急启后座,赠书一册。启封视之,大惊!黄河文化,长江文化,廖君把塔河文化与之衔接!
廖君别去,水自静流。一桥飞架,塔河南北变通途。静则静矣,惊雷总在无声处······

2017.8.22日、星期三、

上午一台歌舞剧,中午一顿牛排。汗水与牛排,精神与物质,思之感慨。



图片来自网络


上午去南口,观歌舞剧《冰峰五姑娘》。南口者塔河南岸渡口也。昔日塔河无桥,数万拓荒者聚集南岸,伐木为舟,渡 河北去阿克苏。洪水停渡,枯水停渡。人们在岸边用树枝搭棚等候,归心如焚,状极困苦。今日大桥三座,畅通无阻。南口扬名者塔河五姑娘也!拓荒时期,五位姑娘与男子汉打擂台,姑娘赢了!获锦旗,当劳模,名闻遐迩。

 

舞台观之,情极震撼:姑娘挑灯夜战,创高功效;小伙子早晨到打擂台现场,看到沙丘无踪,姑娘累倒酣睡,遂解衣覆之,并排弯腰,以手撑地,状如通铺,移姑娘仰卧酣睡其背。明知艺术夸张,兀自老泪纵横:文有文眼,戏有戏眼眼眼通心戳泪泉!

中午,副市长自费请宴,至西餐馆。一客一套餐,牛排,沙拉,鲜果;简单,味美,情浓。脑海中塔河五姑娘酣睡于小伙子之背,眼前是西餐佳肴,心中感慨万端:一叹阿拉尔新城不通火车飞机,据塔河大漠之畔,竟然有如此味道精美的西餐。二叹女经理之年轻精干,气质典雅,千万资金投入大漠新城雄心勃勃。三叹同行的石河子大学老教授激情澎湃,建议舞台剧《塔河五姑娘》打造精品,争取国家艺术基金支持,打响全国!

我以茶代酒,立而祝曰:前年我在悉尼两月,品尝多国美食。简言之,洋人有不少优点值得学习,但是,中国人做西餐可以超过洋人;而洋人做中餐无论如何超不过中国人!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中餐之精,可为佐证。有昔日《塔河五姑娘》之艰苦创业,方有今日阿拉尔精美之牛排!不忘初心,开拓前进!


干杯!



2017.8.23星期四

出阿拉尔,经三团,前往图木舒克市。途径地方乡村。路平,弯曲,远近胡杨,道经村庄;摩托车,皮卡呼啸而过。沿途雕塑,颇有特色。西方人:雕塑是凝固的音乐。每一尊雕塑在心中都唤起了一曲音乐。

十一团广场雕塑是一群开荒的男女军人,或高举坎土曼,或跳扁担,或人拉犁,气势豪迈,英气勃勃,心中音乐:“戈壁滩上盖花园······”

三团小别墅群大门边,雕塑是两手捧一个核桃。这里薄皮核桃远近闻名,维吾尔语开盖孜羊嗄克,意为纸皮核桃。心中音乐:薄皮核桃熟了,阿娜尔汗的心儿醉了······”

进入图木舒克市区五十三团,地名皮恰克村,维吾尔语刀子折断的地方。相传古代一个猎人在茫茫胡杨林,猎得黄羊,刀子折断。他将半截刀子插入树干,以防迷路,因此得名。1970年夏天,我曾骑马到此,胡杨林中找到地窝子商店。买到方块糖,欣喜今日犹记。如今旧踪全无,一片现代楼房别墅。也许是当年地窝子商店之处,立一雕塑:吊羊。两马并奔,骑手夺羊,另有一骑,紧追其后。仿佛千骑奔腾,沙尘弥漫,呼声震天。心中音乐《骏马奔驰保边疆》······

午后,毫无倦意,去寻找唐王城古代佛雕。皖新开车闯过雨后泥泞,直抵山下。史载:此城为西汉尉头国,唐称握瑟德。何时毁灭,不见史书。唐代佛教繁荣,多留洞窟。我手足并用,一步一颤,终于寻得三个佛雕。均为坐姿,面部已毁,气韵犹在,令人遐思。遥望图木舒克绣陇千倾,人烟辐辏;近看唐王城黄土苍凉,千年沧桑,弹指一挥。古今雕塑,转换瞬间!歌曰:山围故国周遭在,浪打空城寂寞回。淮水东边旧时月,深夜还过女墙来。

古今雕塑,传承一脉;险则险矣,乐则乐矣!



2017.8.25星期五

晚上,文工团长刘皖新安排去刀郎艺人家欢宴。皖,祖籍安徽也;新,生于新疆也。通维语,善交际。豪爽通达,言语风趣。

刀郎艺人家女主人热敏娜汗,六十多岁,出身艺人世家。男主人善弹热瓦普,跳刀郎舞。主人特意请了20公里外的两位老艺人助兴。庭园整洁,果园清香,屋里屋外,长炕花毡。西瓜甜瓜,葡萄毛桃。接着,小碗拌面,清炖羊肉,烤肉,油馕等。


四位白须老乐师跪坐炕沿,神采飞扬。卡隆琴响了,热瓦普拨动琴弦,刀郎木卡姆乐曲立刻使客人兴致勃勃。手鼓敲响,皖新和女主人的孙女跳起热情奔放的刀郎舞。有客人下场对舞助兴。我不知第几次被刀郎舞感动了;每次都仿佛再现古代刀郎人的渔猎生活场景:序曲展示胡杨林茫茫,猎人呼唤声音悠长;接着是悄悄手拂树枝,足绕野草,弯腰前进。乐曲高潮是夜间篝火,部落聚会;庆祝猎物丰收,跳跃狂欢·····


图片来自网络


原汁原味的民间艺术!发自肺腑的欢乐乐曲!
老艺人用汉语演唱《大海航行靠舵手》激动了我,我立刻回应用维吾尔语唱《毛主席的恩情写不尽》。这首歌是1970年在图木舒克学会的,今天在图木舒克演唱格外动情。唱完后四位乐师鼓掌祝贺。女主人热敏娜汗抢上一步,维吾尔语原汁原味的《毛主席的恩情写不尽》。我一听顿时汗颜:我唱的是简谱,她唱的是民歌原调——维吾尔民歌的唱腔音调有许多是简谱表达不出来的。艺术真没法比较!我站起来合掌致意,鼓掌庆贺。

夜深始返。主人执手殷殷叮嘱古尔邦节一定再来!


在车上,我长叹道:女主人如果不唱,我肯定是第一名!因为你们都不会唱维吾尔歌曲!


众人大笑。

2017.8.26星期六


图片来自网络


早晨,离图木舒克市前往喀什。高速公路平坦宽敞,车辆不多。援疆建房,多沿公路。新房焕然,国旗飘扬。


下午,到疏勒县巴合其乡6村看望石河子大学一位驻村领导。村与村之间道路硬化工程几年前就完成了。没有见到一辆毛驴车,穿梭不停的是电动车,摩托车。空气中没有牲畜粪便味道,过去一进村就扑面而来。

石河子大学驻村工作组热情交谈,信心很足。全村680多人,人均耕地2亩,果农兼营,离县城近,青壮年多外出打工,生活水平较高。但是维稳形势不可盲目乐观,问题很多,责任重大,不可丝毫懈怠。工作组太辛苦了!

晚上,到草湖镇聚餐。半个世纪前,我在这里上初中,印象深刻。辛亥革命后,杨增新主政新疆,得回军首领马福兴鼎力相助。杨与之结为兄弟,1914年委任马为喀什提督。马福兴鱼肉百姓,骄奢淫逸,在草湖大兴土木,修建城堡式豪华庄园。据说一栋马蹄形的五层楼房,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周围饭馆,马厩,商铺,旅馆等,俨然私人王国,老百姓称马家花园

 

1924年被杨增新派兵密袭喀什,以谋反罪将马福兴处死。百姓闻讯群情激愤,火烧马家花园194912月,解放军抵达喀什,在草湖开展大生产运动,从马家花园废墟里挖出的青砖,盖了两栋大仓库。随后,1260多名国民党起义部队排以上军官,在这里思想改造,开荒生产。留下的故事太多了。

现在,草湖已交给广东东莞托管,城镇面貌,人的精神面貌都发生很大变化,一座新兴的纺织服装基地正在崛起。
但是,知道马家花园历史的人越来越少了。这总是一种遗憾······



2017.8.27星期日

喀什变化巨大,但是不少游客对其赞美落入俗套——楼非不高也,路非不宽也,花非不艳也,食非不精也,歌舞非不热烈也,中国这样的城市举不胜举,非喀什独有。溢美之词且住,我观察喀什一个视角:注意喀什人的眸子——维吾尔,汉族,塔吉克,柯尔克孜等。这里人们一个共同特点,不善于掩盖内心的世界,好恶爱憎,形之于眸子。

八年前的七月,乌市发生的严重打砸抢事件,使新疆各族人民的团结受到重创。其后,我曾两次陪同客人到喀什。我读到了各族老百姓眼神的冷漠,隔阂,还有谈到暴恐事件的愤怒。但是,今天的喀什各族老百姓的眼神是温柔,亲密,信任。

 

我从香妃墓到老城的新城门,穿过老城区走到艾提尕尔广场,用维吾尔语与小孩,老人交流。他们眸子里洋溢的真诚,友爱,令我久久回眸。七八岁的小巴郎,汉语标准,流利,欢快活泼。双语教育的成果显现了。药茶店的长须白发老人告诉我,爷爷的爷爷开店一百多年了,现在生意越来越好做,因为过去穷人多,喝不起好茶;现在大家有钱了,喝茶的人越来越多而且茶里要配各种香料,补药。

跟着我一起逛街的石河子大学年轻教师说:陈老师,你与他们交谈时,我看到他们看你的眼神特别温柔!怎么回事?


你也注意到他们的眼神了?太好了!眼神最能表达心情。我说的是正宗喀什维吾尔语。他们一听就认我是喀什老乡。可惜离开喀什二十年,岁数大了,把维吾尔语几乎忘光了,现在得一句句想着说。

我觉得你到了喀什有种如鱼得水的感觉。你的眼神告诉我的。
后生可畏!他也注意到眸子!

我说:是啊!这里是我出生的地方,有天然的亲切感。


一座城市的灵魂在她的眸子里。我们穿行在各种眸子的长廊里,体验着各种心灵感应······


图片除标注外,均由作者本人提供



 

作 者 简 介:

陈  平,汉族,已退休。退休前系新疆兵团史志办处长。2005年被选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新疆兵团民协主席。现为新疆兵团民间文艺家协会名誉主席,兵团作家协会理事。

著有:《农三师民间文学集成》、《走过喀什》、《大漠足音》、《拓荒者》、《昆仑岁月》。           

 


锐角推荐阅读
【兵团故事】 陈平 || 苏联专家迪托夫与二十二兵团植棉

【兵团故事】 陈平 ll 字说兵团——笑

【新疆名片】 陈平 ll 和田刀匠

【新疆名片】 陈平 ll 新疆石榴红似火

【锐角精品】 陈 平 || 石河子有个王飞(外一章)



点击阅读原文   有你好玩!




首页 - 伊犁锐角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