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评论】 冯磊 ll 浅谈改进文风

摘要: 【伊犁锐角】冯磊,男,汉族,1957年4月出生于新源县,在伊宁县拜什墩长大。曾在第四师工作二十多年,军垦第二代。现定居乌鲁木齐。\x0a现为兵团作家协会会员,新疆作家协会会员。

11-03 05:37 首页 伊犁锐角





浅谈改进文风



习近平总书记说:“优秀的文艺作品触及人的灵魂。”

如何达到这个目标或接近达到这个目标呢?

改进“长空假”和倡导“短实新”的文风是首要问题!



不要辜负了写作



文章是写给读者看的。让读者了解作者的思想并影响读者。但是,这个愿望不是作者“自封”的,而是读者情愿“接受”的。起主导作用的就是作者的“文风”:写作中某种倾向性的社会风气和作者语言运用的综合反映,包涵语言文字、写作功力、思想感情等方面。

——撇开不谈,文风,既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也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文风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积极倡导优良文风是我们党的一贯主张,是一项非常迫切而长期的硬任务。不良文风蔓延开来,会浪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耽误实际矛盾和问题的研究解决,不仅损害讲话者、为文者自身形象,也影响党的形象,降低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导致干部脱离群众,群众疏远干部,使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在群众中失去吸引力、感召力、亲和力。

但是,在这个众声喧哗、躁动不安的社会,既不缺少那些居高临下、了无新意、没创新的呆板表述,对世情党情国情缺乏深刻认识、穿靴戴帽的官样文章;也不缺少冗长乏味、内容空洞,令人生厌、反感的官样文书。比如,有些党政机关、学术机构、新闻媒体说的最多的都是“重要性”、“必要性”、“巨大价值”、“力度”等等官话。既不缺少“地摊文学”被雅化称谓的“庸俗文学”或二、三流的消闲文章泛滥成灾、遮天蔽日地迎面扑来,在车站、机场报摊上随手买到的小报和不定期出版的杂志上的文章,尽是浮泛华丽的辞藻,看得人目迷五色;也不缺少那些素材、语言、结构和立意虚幻、抽象、奇异地肤浅空洞、夜郎自大,只是迎合那些想轻松赚钱心态,或幻想一夜暴富心理的读者的兴趣和口味的文章,甚至不乏抄袭的“文学作品”。

就像一座随时会坍塌的楼房室内却装修得金碧辉煌。

——撇开不谈,写作永远是遗憾的艺术。它没有等级和门槛,又同时拥有“低贱”和“高贵”这两级。包括文学爱好者执着柔韧地热爱写作,只是一种生活的积极态度,而不是“刚性需求”;文章写得怎样抑或是啥风格,都取决于个人的天赋、兴趣和努力,他人没权也没理由置喙。就像每个人的生活习惯属于自己,爱不爱抽烟、爱不爱喝酒、爱不爱熬夜看微信、爱不爱运动,别人无权说三道四一样。

但是,包括初级写作爱好者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立志于“服务读者”这个文学境界定位写作,而不仅仅是放在抽屉里的私人日记。写就要持之以恒、认真用心去写;就要花精力观察生活、体验生活、精练素材而不厌百回改地在细节上下功夫才行。唯有这样才能写出真实、朴素、生动、精辟、韧炼、深刻、美感的文章;才能写出有文学艺术、思想见解、时代情感和有吸引力、感召力、亲和力的作品。

否则,辛辛苦苦写出来的东西干巴巴的缺少文采,只是经过整理的素材而已,阅读起来寡淡得就像喝了一杯白开水。所谓,语言生动准确有感染力,亦文章的思想和立意的载体又从哪儿体现呢?

毫无疑问,便辜负了读者、辜负了写作、辜负了自己。就像一种商业模式的繁荣不是以科技创新为基础就会引起经济泡沫一样。


不良文风的现象


分析具体爱写写东西的文学爱好者,由于“不良文风”亦杂糅着写作能力欠缺与风格差异,普遍存在写作不良习惯的几种现象:

——文章没有新词。比如,描写自然景观,信手拈来那些老掉牙的句子:什么“青山绿水,美得像人间仙境”啦,什么“蓝天白云,美得像天堂”啦。描写人物,易如反掌还是那些陈旧过时的话:什么“小伙子英俊高大”啦,什么“姑娘漂亮得像鲜花”啦。等等。

这些句子当然很美很经典!但是,作为喜欢写写东西的文学爱好者必须承认,这些句子已经被很多人说了很多很多遍,陈旧得早就像一台即将报废的链轨拖拉机了,当你垂手可得而毫无新意地用在文章里,给读者的第一感觉就是“没有新词”。若再在素材、段落和层次相呼应的逻辑性也不讲究,那文章肯定不招读者待见,就该着了。

记住,读者的口味就像一个并不会烹饪,但绝不是一个蹩脚的且能准确地品出菜肴的食材、火候和制作奥秘的食客一样。

可否换个说法:“姑娘漂亮得像混血女神我都不敢看,又不得不像欣赏画面极佳的艺术品叫我的眼光久久不愿离开。”等句子?

问题是,但凡缺少新词的文章,新意和文学性就注定打折扣。

——吸引读者的套路而已。有些作者但凡引用名人的语录,无一例外在名字前加上“著名”、“伟大”等等名头。这样做固然没有错。可是,不分语境需要一律照搬就显得俗气。比如,引用泰戈尔、高尔基、鲁迅、巴金等知名作家的语录,也无一例外地写上“著名”、“伟大”等等名头就有些奇葩搞笑。这样的知名大家还需要作者死心眼地赘述著名不著名、伟大不伟大吗?读者聪明得很,绝对不傻!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其结果,你那些看上去规规矩矩、方方正正的文字,其实,真有点儿制造悬念、绑架读者的意味,正是读者没有耐心,亦不情愿花上他宝贵的时间去阅读或关注的原因之一。

更有甚者,现在改地名成了一种流行。林林总总的地名崇洋光怪陆离。“曼哈顿”、“威尼斯”等扎堆出现;甚至把“土桥”和“八公里路”合并命名为“土八路”。这种行为就不只是不负责任地有悖写作规律,而是趣味低俗、丧失良知和文风败坏的行为。

——只为写景而写景。比如,写堪称美哭你的伊犁第一景的果子沟,连篇累牍的都是什么“蓝天白云、皑皑冰峰、峰峦叠嶂。”什么“松涛激荡、雄伟辽阔、连绵不绝。”什么“绿色如茵、水草鲜美、牛羊成群”等等。咋一看,优美华丽的句子令人心驰、神往、荡漾,文采斐然。可是,精明的读者细细一品,文章中啥故事都没有,只是翻来覆去地写景再写景,“一日四季”的果子沟全写了,从山顶写到山腰,从山腰写到山脚。好像不写风景就根本不会写文章似的。

固然,作者花了极大心血写出来的都是写景的精妙之句,读者应该也必须尊重、认可和敬佩作者的劳动,无可非议。

抑或,作者这种热爱文学的态度,为文学辛勤付出而过着“爬格子”宛如乌龟那样匍匐行进的生活,甚至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乐观豁达的性情和天分,不是一般人能企及的。而且,对繁荣一个地方的文学创作事业的蓬勃发展起到不可替代的推动作用,千真万确!

但是,就文学作品的严谨要求讲,但凡违背“情景交融”写出来的东西,同真正意义的文学作品还隔着一条街的距离,毋庸置疑!

因为,写作也讲唯物辩证法:由远而近、抓点带面。情和景就像思想与形式、灵魂与身体不能分割的关系。景是情的依托,情是景的灵魂。写景的目的是借景抒情给读者讲故事、传播信息和表达对祖国对家乡或某个地方的热爱。情景交融地描写环境、渲染气氛与条理分明地抒发人物思想感情的文章,读者才爱看,才符合文学作品的要求。

否则,就像一个人买房不是用来住而是用来炒的道理一样。

吐槽地说,此写作习惯的作者若再勤奋一些,或其他一些写作爱好者,但凡写别的类似这种自然景观的,以此类文章为“范本”,不用费很多脑细胞照搬这种格式和句子,如同复制或抄袭,一定能写出更多这类“文采斐然”的文章。这正是为什么,这类文章适合提供给一些旅行社,凡属同类自然景观的均可做“导游词”的道理。

——像散文“分句”的自由诗。读者常在刊物上看到一些现代抒情文学体裁的“自由诗”,虽然符合自由诗的诗体结构,在格律、押韵、句数、章节、段落、行数、字数等方面自由、灵活,没有严苛固定的限制和约束。但必须指出,有些自由诗从文学艺术的本质上讲并没有诗丰富而固有的意境、想象和语感,只是散文笔调的“分句”而已。假如,这也算真正的自由诗的家族成员,那自由诗的门槛太低了。就像有些人想象得那样培养一个诗人、作家、艺术家也太容易了。与其说这样矫情地把自由诗给泛化了,不如说把自由诗给糟践了。

自由诗,从文学分类看与打油诗、散文诗、古体诗、格律诗的词根都是“诗”的家族,但自由诗和散文则为两种独立的文体,不能混作一谈。从艺术风格看,自由诗是从作者心灵中流露出来的真情实感以征服读者的心;是作者长期积累知识对素材进行独特地取舌、提炼、改造和拔升的综合体现,而非矫揉造作与苦思冥想的表露。

看,自由诗在广大人民群众生活中的地位,或者给刚开始写自由诗的文学爱好者,包括自由诗写得像散文“分句”的爱好者,提出一些希望和启示,离题万里地引用一位自由诗爱好者的一段话:

“自由诗已经成为我的精神食粮。假设没有自由诗我的生活便清淡无味。就像维吾尔群众不跳麦西莱普、山珍海味缺了食盐一样。但是,我到现在还没在任何刊物上投稿。我深知自由诗的分量厚重,这支如掾的大笔不是我想拿能拿得起,更不是我想写就能写好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多读诗、多品诗、多写诗,以后才可能或一定能写出我满意也叫读者喜欢看的自由诗!”

——文章爱用冷僻字、生僻词。本来用常见字或词能说明白的话,作者却绞尽脑汁地用一些冷僻字、生僻词。比如,用“奵dǐng”字写古女子、用“嫇míng”字写好的样子、用“烎yín”字写斗志昂扬、热血沸腾的意思、用“忈rén”字写仁爱、亲和的意思、用“尛mó”字写疑问或停顿的意思。等等。还在文中冷不丁令人费解地冒出几句文言文,满腹经纶的样子,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感觉作者在跟谁莫名其妙地捉迷藏。那不求读者看懂只求读者看晕的意味,就像优美的“生僻词”用在平庸的句子中也会非常别扭一样。

试问,这是拿大棒子吓唬人,还是显得他知识比别人多呢?

毛主席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的按语里的话,正是为这种人量身定做的:“有时废话连篇,有时又尽量简古,好象他们是立志要让读者受苦似的。”那么,这生怕读者看懂“我会,你不会”的心理,便坐实了好像多认识几个现代汉语中相同意思、笔画复杂的汉字或词就一定叫有知识。注定与现在一些人买豪车只是为了拉风、炫富,或者在公众场合爱用多个机构发给的各种证书名号炫耀自己,或者非僧非俗地与那些博眼球的垃圾新闻,并无二致!

记住福楼拜的话:“题旨同作者性情符合。”文章的主题是作者精神世界的反射。你若真“叫有知识”就屈高就下地放下架子,踏踏实实地写一点让读者容易看懂的东西,靠真才实学“炫耀”自己。


改进文风的切入点


固然,文以载道——传播思想和道理的载体。

而且,文无定则;写作本身没有明确的标准。

但是,你不务空名,还是故作高深;你说真话、实话,还是空话、套话;你重言辞、重技巧,还是重立意、重文眼,读者说了算。

你的作品“触及人的灵魂”了没有,你是“长空假”的文章,还是“短实新”的文章,读者的眼睛毒得很,一眼穿心。

最终的检验标准只有一个,就是读者是不是喜闻乐道。


那么,改进文风的切入点究竟从哪儿入手呢?


——从端正“写作态度”讲,首先,坚定正确的政治信念、坚贞鲜明的阶级立场、坚忍不拔的革命意志,是写出标新立异的好文章的前提。其次,加深对世情、党情和国情新变化的研究和认识;紧密联系这些新变化,有针对性地不断提高理论素养、道德素养和遵守党纪国法的素养,是写出符合时代要求和时代主旋律作品的能力。第三,对写作怀有敬畏之心。敬畏写作就是敬畏读者、礼贤下士。站在读者角度思考问题,了解读者需求、服务读者为读者着想这个出发点与落脚点上,写出来的报道、论文、公文及小说、散文、诗歌等等作品,有新意打动人心,读者看得懂、看得进去,读者才买账。

——从提高“写作能力”讲,首先,“有始无终”不行。不能“只见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只是口头说说,没有实际行动,而是要下大功夫孜孜不倦地“爬格子”,不断提高文学素养、勤于写作,在细节上下一番“绣花功”;避免牵强附会的想象和味如嚼蜡的句子;把每个字视为一棵麦粒、每个词视为一株麦穗、每句话视为一行麦子、每篇文视为农民的收成去想。其次,“夜郎自大”不行。得清醒地认识到写一篇让自己满意的作品很难,写一篇让读者满意的作品难上加难,宛如两千年前修筑长城的苦役。写作也讲忧患意识,亦写作能力突起的源头和动力。第三,不看“经典名著”不行。经典名著是历经时间的淘漉和历史的筛选,是不受政治思潮或时代风尚影响而永远闪耀着光芒;经典名著能滋养心灵、陶冶情操、提高文学修养,必须找一些经典名著来垫底,才能帮助作者写出有思想内容、艺术特色、人物形象和读者有阅读满足感的作品。第四,没有高人指路不行。

滴水石穿非一日之功。慢慢积累知识打牢写作基础,就能写出叫读者满意的作品,就无愧于一个文学爱好者奉献写作、奉献读者、奉献社会,传播社会正能量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最大公约数。


冯磊


2017年10月1日




作家简介:

冯磊,男,汉族,1957年4月出生于新源县,在伊宁县拜什墩长大。曾在第四师工作二十多年,军垦第二代。现定居乌鲁木齐。

现为兵团作家协会会员,新疆作家协会会员。写有散文、报告文学、游记等四十余万字。多篇作品在疆内外多家刊物上发表。《我的筑路时光》获“伊犁锐角”首届“伊力柔雅-军垦359”杯文学有奖征文比赛第一名。


伊犁锐角推荐阅读

【异国风情】冯磊 ll 中亚印象

【冯磊散文】麦西来普 (外一章)

【流金岁月】  我的筑路时光(6)


点击阅读原文,有你好玩的!



首页 - 伊犁锐角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