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烈祝贺www5252b.com服务器升级完毕,全固态硬盘,50G超大带宽,满足你的 一切数据查看需求!

公告:郑重承诺:资源永久免费,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只有三次走马灯水印广告(承诺绝不影响用户体验)


当前位置
首页  »  杜绍斐  »  身价10亿的中国政商守望者:我的不堪和喧嚣,都是自找的

摘要: 坚持,让时间更有价值。



很尴尬。


我生于1989,既不是90后,也不算80后,以至于我常根据对方喜好来伪装年龄,时而80,时而90,年纪已不小,却总喜欢说自己见识还少。


1999年,当10岁的我琢磨着向父母多要5块零花钱时,根本意识不到我见证过中国社会财富的一次裂变,无数身价千亿的互联网英雄在那刻崛起。


深圳,28岁的电信程序员借了50万,挤在狭小的办公室喝着啤酒,准备开发聊天软件。不同于人们对西二旗程序员的嘲讽,这个叫马化腾的程序员如今身价1400亿。


杭州,7岁的小孩被他35岁的父亲关在房间,直到饭点才能放出来。他爸妈正忙着用员工凑出的50万做网站,只不过,这小孩是浙江人马云的儿子。而快30的我还每天查看余额宝,年底测测你花过多少钱。


不止他们,1999年的陈天桥、刘强东、雷军也在各自在互联网大道上狂奔,然而有人偏偏与他们踏上相反道路。在杭州,31岁的新华社浙江分社记者吴晓波,也掏出积攒的50万,在千岛湖买下一块小岛,而后辞去工作,闭门写书。


年轻人未必认识吴晓波。


生于1968年,吴晓波也许是中国最有权力的作家。「大败局」「激荡三十年」成为中国政商的必读物,影响整个时代。旗下蓝狮子图书挂牌新三板,巴九灵文化估值20亿,风投基金势如破竹,身价早已突破10亿。


人们喜欢把吴晓波描述成一个沽名钓誉的利己主义者,做基金,开公司,搞新媒体,开课收费与成功学讲师没有区别。


绝大多数评论者没有读过吴晓波,没有见过吴晓波,也并不了解吴晓波。但他们总爱提及:18年前吴晓波同样拥有50万,只不过他没能抓住机会,像马化腾,马云一样成为身家千亿的大人物。


与其看其他人评论吴晓波,不如让我来讲讲自己认识的他吧。


图片来源:GQ




2016年5月,我几乎见到吴晓波,准确的说是:已经听见吴晓波。


那时吴晓波和经纬创投曹国雄的头头是道基金已成立半年,叫我去杭州聊聊业务,地点在西湖边的静逸别墅。


杭州飘着夏雨,我本来期盼能见到吴晓波,但他并没有出现,喝茶聊天的时候,在座的一位女士打了一个挺长的电话,我没有仔细听,只有最后一句飘进我耳朵:「冰箱里有剩菜,赶紧吃,明天就坏了。」


后来他们告诉我,打电话的是吴晓波的夫人邵冰冰。


这与我设想的场面完全不同。吴晓波理应是高冷,神秘甚至不近人情的,就像我们认为成功的人必须拥有超凡的大脑和思想,开天辟地般创造新的世界,传播着宇宙的真理。但他们居然是真实的,活过的人,这件事情总在震撼我。


1990年夏天,22岁的吴晓波即将从复旦新闻系毕业,班里60人全是各地高考尖子生,包括两个全省文科状元。后来的澎湃新闻,梨视频CEO邱兵,文新集团的掌门人胡劲军,第一财经总编秦朔,都出自这里。


年轻时吴晓波也是一个挑战者。熄灯时夜聊,几个年轻人躺在床上东一句西一句,钱玄同的「人过四十就该杀头」总在他们20岁的大脑中循环,散发出愤怒的味道。图书馆刷书又让他很兴奋,经常脑子一热就想奔回宿舍跟室友说叨说叨,可刚迈进门,又忘个精光,只剩激动在胸中回荡。


彼时上海,地铁一号线刚刚开工,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浦东新区」在黄浦江对岸设立,房子建好也没人买。上海证券交易所由人民银行批准设立,股票将在未来30年见证无数人的喜怒哀乐,这是一片改革的热土。


在复旦读硕士留在上海,意味着更多机遇,令人歆羡的是,母校向吴晓波倾斜了更多可能性。


那年复旦新闻系里仅有2个保研名额,吴晓波得到其一。


但真正让他放不下的还是女朋友。二人相识要追溯到1982年,吴晓波初二转学,在新集体遇见了学生干部邵冰冰。后来邵冰冰留在杭州读大学,在谈女友还有点堕落的年代,这份带着一丝禁忌的异地恋,大二时才勉强确定。


1990年那个夏天,叛逆而爱泡图书馆的吴晓波选择卷起铺盖离开上海,幸而得到新华社浙江分社递补的工作机会,回到女朋友身边。


关于那个夏天,同学邱兵在澎湃新闻的发刊词中写道:


1990年是那种莫名其妙的年份,有时它是80年代的终结,有时它又作为90年代的开始。谁知道呢。我只记得1990年暑假复旦大学6号楼大概就住了我一个人,那是我人生最后一个暑假,连空气里都嚼得出别离的味道。


多年后,吴晓波参加自己女儿的成人礼





我和90后马佳佳认识的很早,应该是2011年。


那时中关村创业大街风起云涌,北京平均房价飙升到22000,我们因为一个互联网项目结识,22岁的我选择去做一个程序员,相信学好世界最好的语言PHP可以赚钱买房,两年后,北京房价涨到40000。


正当我对未来感到一丝焦虑,马佳佳在万科总部演讲:我们90后不买房。


这与吴晓波近年的观点不谋而合,他总劝年轻人别焦虑,在北上广深别考虑买房。2017年,马佳佳与吴晓波在杭州静逸别墅有了一次谈话,吴晓波随后写就一篇「马佳佳来杭州,我跟她说,90后就别买京沪深的房子了」,挨了不少骂。


有人说吴晓波一年买一套房,还有一个岛,有钱人站着说话不腰疼,不懂生活对年轻人的压迫。但在刚入职场的时候,生活压迫着每一个年轻人,无一例外。


1990年在新华社履新,吴晓波这个小年轻或许幻想过成为某地方媒体一把手、新闻评论人,甚至步入政坛。但每月工资只有70,尚不及一个修电视机的工人,三年工资才能买一平米2000的上海房,有什么办法呢?


没有办法,他的职业是写字,他也只能写字。


为锻炼自己的写字技术,94年杭州日报专栏开始出现吴晓波的名字,西湖边散步大爷也知道他,读者拜访时见到高瘦身材一副眼镜带着书生气息的吴晓波,想也没想冒出一句:你爸呢,我有事找你爸。


报社遵守凡事皆有出处的新闻操守,他必须跑出去调查,为此,吴晓波挂着记者证跑遍了大中型企业超过500家,摸爬滚打,灰头土脸。没时间陪刚结婚的妻子,免不了落得「不着家」的埋怨。


有一次去「造假村」调查,当地人将面粉和糖掺在一起冒充板蓝根、养胃冲剂。找到村长,吴晓波指责全村没道德。得到回应是:吴同志,我最大的道德就是让全村人富起来……我就是能抓到老鼠的猫。


多年后他回忆:自己那时就开始抛开道德判断,从整个社会与时代层面观察这个世界。


1998年金融危机席卷亚洲,中国民营企业陷入第一次倒闭潮,民营经济面临塌方危险,动荡中却没有任何一本书籍记录分析其中因果。30岁的吴晓波,结婚5年,女儿两岁,自费出版的4本书无一热卖,他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而立之年考虑理想,未免遭受质疑。徘徊中是偶像「Walter Lippmann - 沃尔特?李普曼」起了决定作用。这位以死磕著称,习惯坐在图书馆里刷书研究课题的传播学大师曾说:


以写作为事业,但不以写作谋生,财富自由是思想自由的一个前提。


这句话最终促使他下定决心。


1999年开春,吴晓波花50万在千岛湖承包一块140多亩的半岛,全心投入写书。


两年后,作品出版,书名「大败局」。


吴晓波从小岛上摘下的杨梅




2016年10月,我去杭州与吴晓波吃饭,席间多是媒体前辈,我悄悄拿出上下两册「大败局」请吴晓波签名,吴晓波递给我一根烟,嘟哝了一句:「真有点不好意思」。


在此之前,他凭借销量130万册的「大败局」一举成名,而后的「激荡三十年」更将他推上最成功的财经作家宝座,政商人士家中欧式红木书柜中必躺着一本。


销量带来巨大收入,仅写作一项就能每年收入750万,每年买下的房产也在房价爆发期迅速变成天文数字,当年花50万买下的小岛早升值百倍,山上4000棵杨梅树果也被酿成酒,取名「吴酒」,热销一时。


财务自由,然后思想自由的诺言早已兑现。


白天写书,晚上看电影和韩剧。常有上海老板,刚聊完上千万生意,抄起电话就打给他:走,打麻将。但朋友们想见他必须从上海来杭,这让他远离喧嚣,保持清醒。这样的生活,他很享受,也更沉静。


与上海不同,杭州是座节奏很慢的城市,连出门打车,司机态度也更为悠然,但变化和焦虑却像杭州的夏季细雨,无声而来。


2012年,微信公众号上线,读者转向移动互联网,报纸杂志应声而跌,罗振宇从央视离职,开始更新「罗辑思维」,新旧媒体更迭大幕悄然席卷大地。


42岁,吴晓波陷入长达4年的焦虑,曾经的挑战者,如今也站到了挑战者的另一面。这个中国最优秀的财经作家选择被技术革命所裹挟,决定让「吴晓波频道」开播,这是他一生最大胆的决定。


对这个中年男人来说,保持前十年的节奏,写书、出版,不会有任何问题。一旦改变,意味着重新进入完全陌生的领域,年近50岁的他将必须与80、90后站在同一起跑线。


每天9点半起,中年吴晓波就在凳子上枯坐8小时,每周写一到两篇新媒体专栏,接受主编的阅读量排名,多年的编辑惯性让他会对推送有错别字大为光火,对此编辑们早已习惯:「没办法,吴老师是处女座」。


为节约时间,中午只吃几口方便面,因为晚上这个中年人便无法工作。这是一个肝脏不好,神经衰弱,腰椎疼痛中年人的自我保护,也是对岁月的妥协。最不堪的还是出席活动,签售一本书只挣2块,和上百名读者拍照更不轻松,他经常站不住。


吴晓波只用2个词评价:不堪、喧嚣。


但这个财务自由的中年男人,还是选择一头扎入不堪与喧嚣。如今吴晓波的新媒体公司已经估值20亿,名声早已跳出政商两界,广为80、90后年轻人熟悉,为了拥抱年轻人,他将新公司名定为:巴九灵。


2016年,吴晓波付费音频上线,定名「每天听见吴晓波」。




我曾看过一篇文章,说吴晓波很矛盾,一边声称自己爱钱,一边用新媒体给年轻人灌毒鸡汤,美其名曰「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按他对媒体说的人生规划,40岁应该退休,但不惑之年的他却依然在挣钱路上一骑绝尘,这显然是钱没挣够。

 

前几个月,吴晓波来京为一家大企业做内部分享。那时我遇到一些瓶颈,便趁机想找吴晓波请教,老师欣然应允。


不过由于行程太紧,只能我打车去到亦庄,利用开车去机场的时间跟他好好请教。吴晓波的同事问我:「你能不能帮我们准备个车,就不麻烦别人」。


结果我还是在簇拥着吴晓波的人群中跳上企业准备的车,半路航班临时取消,改道去吃小龙虾。吴晓波很爱小龙虾,走到哪都要吃当地味道,而且吃小龙虾不带手套,手腕上的宝珀腕表也懒得摘。


还没坐稳,两个读者又敲门进来跟他索要合影。刚吃没两口,他突然要找一间安静的房间录音频节目,最后在洗手间里呆了20分钟,回来没吃两口又跳起来说:「刚才录得不清楚,重来。」


没办法,年近50岁的他选择与80、90后站在同一起跑线。仿佛过往的一切都成为庸常,而未来却总让喜欢看星星的人眼前发亮。


2008年,我开始阅读吴晓波,我们年龄相差21岁。我在书这头,吴晓波在那头,从未想过多年后能和他产生真正交集。


这些年我常常反思自己的所做所为,便常常心怀惶恐。正如小时候觉得人生就像车站,错过了这一趟车,等会总能赶上下一趟。


长大后才发现:人生就像河流,永远是从上游流到下游。有些人错过了,就真错过了,有些话没说出口,就再也不会说出口。


那些活在过去的人,最终都成全了一个弱小的自己。


正如吴晓波在书中写到的那样:


身后是喧嚣红火的尘世,眼前,通往孤独的小道上,正大雪弥漫。


文中部分图片拍摄:黎晓亮、谭源




在吴晓波老师身上,我看到了与时间为伴的力量,赋予时间以意义,而非赋予意义以时间。正如吴晓波作为腕表品Blancpain - 宝文化大使的信念:


坚持,让时间更有价值。


最近,宝珀联合Lens推出「坚持」系列微纪录片,记录下吴晓波这49年的坚持。这是我近期看到最触动人心的视频,推荐给你们:



除了吴晓波,Blancpain - 宝还邀请演员冯远征、学者梁文道作为品牌文化大使。


在「坚持」这件事上,他们的故事同样非常打动我,点击「阅读原文」,视频里面每个人都值得一看。


最后,不妨分享下你人生中关于坚持的故事,无需鸡血,只需真实的感悟。


没错,这就是广告

图片均转自网络

原创文字,欢迎转发朋友圈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杜绍斐」,ID:shaofeidu

复制下列地址至浏览器地址栏即可观看,本站不提供在线正版。备注:如有地址错误,请点击→ 我要报错 向我们报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主流视频网站,不提供在线正版播放。
  •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www5252b.com